老木羽堂
同人情報陸續整理中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
雨下相遇。


  少年走在路的外邊,讓少女走在靠牆的安全地帶。天空不斷下著雨,讓沒有帶傘的兩人表情感覺有點無奈,少年揮動了一下他的翅膀,讓少女可以躲在他的羽翼之下。

  「還會淋到雨嗎?」少年輕輕的詢問著。少女搖了搖頭,頭上的耳朵也跟著晃動了一下,她抓著已經淋濕的帽子,跟著漆翅膀的少年漫無目的的在雨中散步著。



  突然一把傘出現在視線之中。



  那是把帶著碎花圖案的粉色塑膠傘,從少年的角度只看得到傘頂,少女則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雨傘下露出的粉色小雨鞋看著。

  好像感覺到前面兩個人好奇的眼神,傘裡的人將有點過大的雨傘移開,也同樣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看。


  「小孩子…?」是少年打破了沉默的氣氛,大雨傘底下的人,是著有個一頭粉紅色捲髮的女孩,不過因為濕氣而讓頭髮顯得看起來有點毛燥,她將它隨意的綁起來,髮尾有些凌亂的擺在胸前。

  她點了點頭,目不轉睛的看著比她高了一些的少女,少女也同樣好奇的看著她,耳朵不時的晃動著。「妳也在散步嗎?」少年問著,但頭頂上的雨滴有越來越大的趨勢。她搖了搖頭,看著越來越大的雨,她遞出了雨傘給少年,少年看著傘上的碎花圖案,有些彆扭的接過傘。


  「我叫硝子,」指了指自己,漆翅膀的少年做了自我介紹。「她是咏。」旁邊的少女對女孩說了聲妳好。硝子舉高了傘,將兩人都納進他的羽翼之下,「那,妳的名字呢?」他看著捲髮的女孩,女孩的表情突然間變得很沉重,她沉默不語。

  硝子看到這情況有點愣住了,不過在他身旁的咏馬上接了話。「…不想說?」她的眼睛看著那女孩,女孩咬著嘴唇,無力的搖搖頭。「那怎麼了呢?」硝子低下頭來,輕聲的問著。女孩看起來快哭出來似的,指著自己的喉嚨,再度搖著頭,雨勢倏地變大,就像她的眼淚一樣從天空不斷落下。

  察覺到了不對勁的硝子,正想開口說點什麼,卻被咏的動作給阻止了。咏牽起了女孩的手,讓硝子感到很驚訝。「一起找躲雨的地方,好嗎?」咏問著那女孩,女孩對於他們不繼續追問下去似乎也感到很訝異,她看著咏牽著她的手,表情變得放鬆了。

  點了點頭,她反握起咏的手,踩著雨鞋跟咏輕快的往前走,拿著碎花傘的硝子慌張的跟上。雨勢漸漸的緩和,天空,似乎開始明亮起來了。


--


  亦桐不斷的忙裡忙出,不想讓自己安靜下來,憂則是一如往常的在看書,但今天很難得的抖著他的左腳,我還從沒見過他這個樣子。

  昨天下午,璐就這樣不見了,大家都很緊張,但是也都一致同意,或許讓她自己靜一靜比較好。但是看著放心不下的亦桐跟憂,就會想著果然是天下父母心啊…。如果今天黃昏時,璐還沒回家的話,就真的得出去將她帶回來了。

  正當我這樣思考著時,緊關著的窗戶響起了響亮的敲擊聲,馬上站起來的憂,卻不小心踢到自己放在地上的書,痛得說不出話來…。我一邊偷偷笑著一邊開了窗戶,卻發現小小的身影不止一個。

  
  「打擾了。」色翅膀的少年對著我說,我認出來是生家的孩子,趕緊邀他們進來。「是硝子跟咏…吧?」我讓亦桐拿來了毛巾,咏似乎因為房間裡的冷氣而不停的顫抖著。「我是栩,你們可以儘管放鬆沒關係。」很少做自我介紹讓我覺得有些彆扭,硝子揮動著他的翅膀將水分甩乾,並且對我稍微微笑了一下。

  「栩…小姐?麻煩妳了,今天下午的雨勢實在太大了…」亦桐將璐跟咏帶進了浴室,臉上露出安心的微笑,硝子坐在椅子上擦乾他的衣服跟翅膀,很有禮貌的跟我打招呼……


  栩…小姐!?

  「那個,硝子…」我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,「可以不要加那個敬稱嗎?感覺實在…太彆扭了!!」小姐!!我還沒聽過誰會這樣子叫我,第一次竟然是隻妖精,有點想爆笑可是總覺得很失禮。

  「嗯,栩…」硝子開始擦拭他的頭髮,「那個粉紅色的孩子,似乎不能說話,是吧?」亦桐端著熱茶回來,剛好聽到這個話題,臉色就變得又緊張起來了。

  「嗯,她在三個月前被診斷出來,說是聲帶有問題…」亦桐坐到還在忍痛的憂身邊為他上藥,不過卻十分在意我們的話題。硝子喝了口熱茶,繼續說著,「剛才遇見時,我問了她叫什麼名字,她的表情就變得很難過…。」

  果然還是,相當在意的啊……

  「硝,」突然傳來清脆的聲音,咏跟璐手牽著站在門口,兩人的臉頰都紅通通的,頭髮不時的在滴水。「我們洗好了。」亦桐走過去幫她們擦乾頭髮的水滴,硝子站起來走向浴室,經過璐的身邊時,他拍拍她的頭,對她說:「晚上我們來學寫字,好不好?」

  璐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,不過馬上用力的點頭,水滴甩得到處都是,看起來,璐似乎也在努力找尋能跟這個世界溝通的方法呢,之前怎麼都忽略了呢?看著變得有精神的璐,亦桐也開心的笑了。憂看起來也放心多了,正想站起來拿杯茶喝,另一隻腳再度踢到了那疊厚厚的書,慘到自己都快哭出來了。

  難不成是擔心爸爸寶座被搶走,心裡開始慌了!?我一邊笑,一邊拉開了窗簾,外邊的雨已經停止了,美麗的夕陽晚霞正暖暖的,灑在每個人的心裡。



--

字數超出預定了...還會有第三篇OTZ
覺得硝子有好爸爸味。
【2007/06/19 04:10】 | 掌。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コメント(0)
<<笑容。 | home/a> | 聲音。>>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プロフィール

栩(くぬぎ)

Author:栩(くぬぎ)
blog更新中…。

現在忍たま熱中,
雜食配對取向。
所有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いまは忍たま熱中、
中国語でも日本語でも
大丈夫ですよ。

ensama12☆gmail.com(☆→@)




連結此處。
LogFeather

Pixiv

最近の記事

カテゴリー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