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木羽堂
同人情報陸續整理中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
聲音。

  
  不知不覺季節已經推移到了梅雨時分,午後的窗外總是傾洩著大雨,為空氣中添了夏日的獨特氣味。不時落下的閃電與響雷對許多人而言或許是額外的消暑良方,但是對於我來說卻是場惡夢。

  刻意將音樂調大,壓過了最喜歡的滂沱雨聲,卻掩蓋不了窗外一次次轟隆作響的雷聲。似乎是覺得音樂太大聲了,憂移動他的座位至書桌的另一端,坐在璐的旁邊繼續看著他的書。

  我望向璐的方向,自從憂生病的那個月開始,她一直都是表情莫落的,不斷看著窗外或是黏在亦桐的身後。
  

  最初那種燦爛可愛笑容就像被滂沱的雨勢給模糊了,看不清楚了。


--
  
  三個月前,憂高燒的那晚,醫生匆忙的趕來了家裡。嘴裡不斷怒罵著:「真的這麼想死也不用找我來了!!」之類的話。在急躁的情緒下她想拿起根菸點燃,不過被我不好意思的阻止了。「那個,家裡有個小孩子…抽菸,不太方便。」

  或許是憂的高燒讓她太過傷腦筋,以致於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這粉紅色的小東西。她放下了手上的菸,讓憂吃下了退燒藥,並且開了後續的處方後,她甩了甩她漂亮的馬尾,興味盎然的盯著璐看。


  「這孩子長得真可愛呢,有過做健康檢查了嗎?」醫生用手指捲了捲璐的粉紅色頭髮,不怕生的璐只是張大著她的眼睛,盯著第一次見到的,與我不一樣的人類。

  「本來想帶她去的,但是一直抽不出空來…」亦桐拿著水盆跟毛巾,從門外緩緩的走了進來。
  
  醫生放開璐的捲髮,再度打開了她的診療箱。「既然都來了,就幫你們看一下這個可愛的孩子好了。」她笑著,拿出了聽診器。



  但是隨後她皺起了眉頭。璐還是不停的觀察著醫生的一舉一動,對醫生的這個表情所代表的涵義並不是很明白。

  「你們…有聽她發出聲音嗎?」醫生壓了壓她的太陽穴,情不自禁的點起了菸,而這次我來不及阻止。亦桐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,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。

  「是的,醫生…事實上,我們連她的叫聲都沒有聽過……」亦桐的表情變得難過,璐因為醫生手上的菸以及那股氣味,跑到亦桐身後緊緊的黏著他,好像是感覺到了大家的凝重氣氛,她那好奇的大眼睛被驚慌的情緒給感染了,不停的眨呀眨的。

  「這孩子,可能天生聲帶就有問題。」醫生呼出了一口白煙,放下菸蒂,她靜靜的讓它在菸灰缸裡燃燒。「發育不完全,應該是這樣子比較貼切吧。」

  「也就是說,她可能永遠發不出聲音了嗎?」亦桐摸著璐的頭,臉抬的高高的,她看不見他的表情,只有緊緊抓著他的上衣下擺。

  「或許是有可能,但是如果要動手術做復健的話…會很痛苦。」醫生再度拿起了菸,緩緩的吸了一口。「不過現在的狀況是,她的聲帶是我從未見過的類型,以後還是有說話的機會也說不一定。」她弄熄了菸,收起菸灰缸。

  「總之,有問題再來找我吧!」她收拾好了診療箱,睡在一旁的憂看起來似乎已經沒有那麼痛苦了。「啊,謝謝醫生。」我說著,領著醫生出了門,看著她消失在漆的夜色中。


  從那天之後,璐的笑容就不見了。

--


  在我的記憶中,亦桐唱歌的時候,是璐最開心,也最喜歡黏在他身旁的時候。自從璐不笑了以後,亦桐也不在家中唱歌了。可能是怕刺激到璐吧……因為璐看起來,一直很希望可以跟亦桐一起唱歌。

  雨還是不停的下,璐安靜的看著窗外,她那好奇的大眼睛還是沒有變,這讓我感到有點欣慰。不過持續不停的雷聲讓我感到不安以及煩躁,所以我打算睡個覺等待雷聲停止,後來我才覺得,不管怎樣我都應該要忍住害怕和睡意的才對。


  因為帶著雨傘跟雨鞋,璐失蹤了。

  在雷聲最響,雨是最大的那個下午,她第一次踏出我的窗戶,消失在迷濛不清的大雨中。

【2007/06/16 03:20】 | 掌。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コメント(0)
<<雨下相遇。 | home/a> | 蘋果。>>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プロフィール

栩(くぬぎ)

Author:栩(くぬぎ)
blog更新中…。

現在忍たま熱中,
雜食配對取向。
所有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いまは忍たま熱中、
中国語でも日本語でも
大丈夫ですよ。

ensama12☆gmail.com(☆→@)




連結此處。
LogFeather

Pixiv

最近の記事

カテゴリー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