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木羽堂
同人情報陸續整理中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
第一章。

Zeuste2.jpg


雖然word一直出問題XD
不過總算是將文生出來了!

希望大家看了會喜歡˙u˙
感想歡迎!xd
多亂七八糟都可以!(喂

因為這本來就是一篇亂七八糟的文嘛XD(毆





MEMORY PUPPET

這樣的畫面,讓我憶起初次見面的,那瞬間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夕陽的餘暉灑落在美麗的海面上,波光粼粼的反射紅豔的夕暮色彩,讓天空的彩霞跟海面融成最漂亮的一幅風景畫。有著一身健康古銅膚色的男子,站在甲板上欣賞這難得的安祥風景,看著船帆如雲彩般自眼前流動而過。


  「他又遲到了。」他抓一抓被海風吹拂的雜亂的銀髮,語氣有點無奈的說著。


  而後,小小的腳步聲自遠方傳來,眾人從原本枯燥的等待因這聲響而開始騷動熱鬧,有活力的開始進行各自的工作,準備揚帆啟航。

  「對不起!蛋糕店老闆不放我走…」一個身高不滿160公分的男孩氣喘呼呼的解釋,解下身上可愛的蕾絲圍裙,換上他最喜歡的軍服戰利品。


  「昊,全船的人就等你一個耶,就為了那愚蠢的蛋糕店打工!」古銅膚色的男子一邊調度一邊煩躁的說道,這已經是他不知道第幾次從蛋糕店過來時遲到!
  「唉唷,小薩你計較太多了嘛~我們很窮,我是去賺錢的呢!」男孩可愛無辜的辯解,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眼前被他暱稱為「小薩」的男人。


  那男子只好無力的拍拍他的頭,像安慰小孩般的哄他:「好啦,知道了,你很努力~」昊聽到高興的笑了笑,一邊伸手尋找他的眼罩跟帽子。「但是戴上帽子後!記住你的身分跟實際年齡!!」男子對著正在繫上眼罩的昊叮嚀,他僅是回給他一個甜笑,然後戴上那頂帽子。

  戴上帽子的昊周身的氣氛開始大變,他靜靜的開口詢問:「薩斯特副船長,你說說看,我是誰?」對於這樣的現象薩斯特只是見怪不怪,從容的只回覆一句:「開船吧,偉大的船長先生。」



  「起錨!!揚帆!!我們是夜晚的王者,海上的霸主!」昊走向船頭,意氣風發的發號施令,跟剛剛甜蜜的小男孩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。

  「弟兄們!悄悄的靠近我們的獵物,今晚我們將滿載而歸!」全體船員激動的回應著船長,船上的氣氛既亢奮又激昂。薩斯特跟著走往船頭,抽出他的西洋劍對天高喊...

  「出發!!」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空氣中溢滿消毒藥水的味道,刺鼻的感覺和眼前的一片白說明了這裡是間醫務室,幾個患者在床上疼痛的呻吟著,透著點深紅的繃帶看起來怵目驚心。
  一名看起來精明幹練的髮男子正在為眼前的傷兵消毒並上繃帶,動作乾脆俐落,近乎讓人以為他的手是架精密的機器。

  「啊…卡爾醫師因為年紀太大而離開第九支隊時,我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呢,幸好古斯醫生您願意來幫我們出差,真是太好了。」穿著整潔的醫務室助手一邊替一頭的病人換繃帶一邊感謝道。

  「…這艘船上有如此知曉禮儀的人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。」髮男子冷冷的說道,他抬起頭用曜石一樣漆的眼珠望向那位助手,再度開口:「這次沒有接到任務的十三支隊派我過來遞補不足的人手,那我做好自己的工作也是應盡的義務吧?」

  言下之意似乎是在說「我只是盡義務,你別想太多」這樣的感覺,配上那冷淡的眼神不禁讓助手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古斯醫生的高明醫術雖然出名,但是他的恐怖也是一等一的出名啊!助手在心裡暗暗的想著,只希望船快點回到港口。


  突然一陣劇烈的晃動,打破了原本有點僵硬的氣氛,一陣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叫喊聲此起彼落,金屬的碰撞聲,慘叫聲,重物撞擊木板的聲音,讓人不寒而慄。

  「天啊!不是才剛把任務對象的海盜解決掉的嗎?!」助手驚慌失色的大喊,已經傷亡慘重的艦隊可禁不起再一次的襲擊,原本以為可以平安歸航,沒想到卻發生這種意外!

  「你何不用你還健全的雙眼去親眼看看外頭發生了什麼事?比你在這邊用你有限度的腦子思考好些吧?」古斯調整了一下左眼的單邊眼鏡,面不改色的處理眼前的傷患,讓人很想知道他還有沒有除了冷漠以外的情緒。

  顧不得形象的助手恍然大悟,衝到門前準備探個究竟。他有點顫抖的打開了門往外探了探,馬上不可置信的將門用力關上,聲音大的將熟睡的病人都給吵醒了。


  「我不認為有什麼事比病患的睡眠更重要,你要大驚小怪可以但請你不要妨礙到我的工作。」古斯冷冷的轉頭說著,但助手這時也顧不得古斯是否冷酷的可怕,只能用詫異的眼光看向古斯,緩緩的將他看到的奇怪事實說出來。

  「醫生…雖然是海盜襲擊沒錯…」助手艱難的說著,古斯正準備反訓他一頓,但是這助手接下來說的話卻連冷酷如他這樣都有點傻眼。



  「…他們不殺人,只脫人家衣服的。」助手將這話說出口,連自己也覺得很愚蠢,可這就是他親眼所見到的事實,就算這實在很像一場活生生的鬧劇!

  「脫…衣服?!」古斯眼裡閃過一點不可置信,於是他起身打開醫務室的大門,同樣也查看著外頭的情況,外面的走廊盡是一些被打昏過去的海軍士兵們,身上都只剩一條四角褲,像堆冬天的存糧一樣被丟在牆角邊。



  順著一群被脫光光的海軍走過去,古斯發現走廊的牆壁上被畫滿了塗鴉和簽名,就像小學生在樹上刻著「某某到此一遊」一樣的幼稚,感覺就像在宣誓自己的地盤一樣。一眼望過去,滿滿的白色筆跡佈滿牆面,卻有兩道鮮紅色的筆跡,在這其中特別顯眼。

  「船長昊和副船長薩斯特 到此一遊!」明顯是小孩子的筆跡,旁邊還畫上了一隻小兔子,真讓古斯啼笑皆非,堂堂的皇家海軍第九艦隊,竟然會被這群智商像小學生一樣的海賊團給襲擊了?



  突然間古斯的臉色一沉,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,猛的又仔細看了那鮮紅的筆跡,薩斯特這名字部分的筆跡那小學生的感覺不一樣,而他以前明顯見過這種寫法…


  「事情有趣了。」不經意的,古斯閃過一抹冷笑,好像說給自己聽似的低語了一句。七年來,他的心情還沒有這麼好過啊,既然獵物自己送上門來了,不多玩他一下不是很可惜嗎?古斯緩緩的踏上通往甲板的階梯,推了一下左眼的鏡片,在心底暗暗的盤算…


「這次,決不讓你有機會逃走。」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  「昊…不是我在說啊,你這愛搶人衣服的怪毛病不可以改一改嗎?」薩斯特一邊轉身將身後的敵人用劍鞘擊昏,一邊無奈的抱怨著。

  眼前的小小船長正興致高昂的挑著喜歡的衣服,一邊用高高在上的口氣回答:「叫我船長,薩斯特,你沒有權力管我要做什麼!因為我是船長!」薩斯特聽到這番話更是無言的搖搖頭,順便再用一記迴旋踢解決了從旁邊準備偷襲的海軍。


  「好啦,說不過你…」話還沒完全說完,薩斯特的聲音就被一個慌張的手下給打斷,這手下聲音緊張且恐懼的詢問:「副…副船長!這艘船的船醫說要見你!」說完立刻衝到看不見人影的地方,活像剛剛見鬼了一樣。


  「船醫?船醫見我幹什麼?照脫…」薩斯特一邊抓頭一邊轉身,正準備好好教導剛剛那個手下時,卻被眼前的那個人嚇的話都吞回了喉嚨裡去,全身僵硬的無法動彈,連手該往哪擺都不知道,這船上誰也沒看過他如此驚慌的樣子,大家全都傻了,唯獨昊一個人像是知道什麼似的看著那男人,那個冷酷的船醫。

  「薩斯特,這麼久不見,沒想到你說話談吐的方式變得如此的粗鄙且不堪入耳,是不是脫離我的教導太久,以致於你本來就不能記太多東西的腦子,將我好不容易傳授給你的基本禮儀用詞都忘記了?」古斯站在原地冷冷的邪笑著,那氣氛絕對不像是好久不見的朋友之間會有的,是如此的凝結,如此的沉重。


  「我…我……」薩斯特震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他完全沒有想到,逃了七年竟然就在今晚功虧一簣,而且還是自己送上門的!現在他無路可逃,也無法可想,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努力消化這他不太願意承認的事實──他被找到了。


  「看來你的腦子似乎真的沒辦法記太多事情,那就讓我幫你把這小的可憐的腦袋好好整頓一下,讓你想起我當初是怎麼教導你的。」古斯邁開步伐緩緩的靠近薩斯特,全船只聽得見他的皮鞋敲擊木板的聲音,喀答喀答的,不管是海軍還是海盜,這一刻大家都很沉默。

  就在薩斯特好不容易回過神的下一秒,古斯已經踏到他的跟前來,右手扣住他僵硬的腰身,左手抬起他微微顫抖的下巴,肆無忌憚的強吻下去。


  嘴唇跟嘴唇間沒有一絲空隙的密合著,古斯強勢的舌竄進薩斯特溫熱的口腔內調戲他,讓那古銅色的臉頰染上一抹暈紅。意識到全船都在看的薩斯特使勁想推開古斯,無奈越是掙扎他的攻勢越是強烈,讓他全身發軟且喘息不止,直到自己快斷氣,古斯才願意放開他紅腫的唇。

  「該死……」「我都這樣犧牲幫助你回想起那些基本的禮儀,你的腦袋卻好像還是無法開竅,是否要我再吻一次你才懂得學乖?」古斯的右手有些用力的收緊,讓薩斯特明白自己的處境。

  「對不起,是我錯了…」知道是自己處於下風的薩斯特只能乖乖向他低頭,似乎對這個答案有點滿意的古斯放鬆了右手的力道,轉頭對著那群呆愣的海軍宣佈:「請替我告訴洛威,我要待在這艘海盜船上,暫時不回十三支隊了。」


  這下不只是海軍,連海盜們也嚇到了,大家開始議論紛紛的討論古斯精神失常的可能性,第九支隊的將軍站了出來,有點恐慌的問:「但,古斯醫生…這樣我不好跟洛伊隊長交代…」人是他好不容易跟洛伊隊長借到的,今天卻讓人家上了海盜船?!這實在也太荒謬了…

  「你就跟他說『我找到了。』這樣他便會知曉,也絕不會責怪你。」古斯冷冷的說著,但此刻他的眼神卻很熾熱,七年了,這獵物跑的太久,該是時候好好品嚐了。


  看著躊躇不安的海軍跟開始天花亂墜八卦的海盜們,昊果斷的下了指令:「夥伴們,返航!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,同時歡迎新夥伴古斯的加入!」手下們一聽到船長的指令,個個開始歡呼,收拾各自的戰利品回到自己船上,也有幾個人在高喊:「唷,古斯我們歡迎你!」


  本來還呆滯著的第九支隊的將軍,聽見昊的施令聲才回過神,接著不落人後的開始調度自己的船,雖然有一半以上的人只穿著一條四角褲。
  「原本我們應該要追擊你們這些海盜的,但看在古斯醫生的份上,我們就當做今天沒碰面過!」那將軍很義氣的喊著,船漸漸越開越遠。

  「等你們打得贏我們再說吧!!」昊不服輸的在船頭喊著,薩斯特跟古斯站在後面,各自的心中有著不同的思緒,思考讓他們兩個的臉色顯得凝重。


  打破沉默的是古斯,他轉身,靜靜的對薩斯特說:「七年了,我想你有義務對我說明為何你要用如此笨拙的方法逃離我身邊,用你那不善於表達的腦袋。」薩斯特愣愣的看著古斯,一切的一切開始浮現在他的心頭,時光開始倒轉,以眼前這個男人作為關鍵,一件一件過去往事開始鮮明起來。


  「是啊,都七年了……」



<第一章完>

【2006/07/05 19:37】 | 海。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 | コメント(3)
<<FF8懶惰記事 | home/a> | 大地脈搏。>>

コメント

好棒!
教主來賞你豆花吃XD///
【2006/07/06 00:19】 URL | S #-[ 編集]
(爆米花)
請繼續~~XD

賞GP!(哪來的GP啊)
【2006/07/06 02:19】 URL | 阿紀 #-[ 編集]
>>S子
哦哦哦 謝謝教主恩典XD
你家那個快變成主角了!怎麼會這樣!XD

>>阿紀
就是啊哪來的GP啊XD
你賞我爆米花吧!(?

繼續要等我有靈感喔(被毆
【2006/07/06 02:43】 URL | 栩子 #-[ 編集]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プロフィール

栩(くぬぎ)

Author:栩(くぬぎ)
blog更新中…。

現在忍たま熱中,
雜食配對取向。
所有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。

いまは忍たま熱中、
中国語でも日本語でも
大丈夫ですよ。

ensama12☆gmail.com(☆→@)




連結此處。
LogFeather

Pixiv

最近の記事

カテゴリー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